pear雪梨邀请码

84月 - by admin - 0 - In 未分类

出了村,两个女孩走在前头,石磊挑着担子跟在她们后头,听她们叽叽喳喳。

圆圆不停的打量着白梦蝶身上的新裙子,眼里全都是羡慕,说她这条裙子真好看。

白梦蝶傲娇道:“这是我妈给我做的!”

圆圆吃了一惊:“你叫你婶子叫妈了。”

白梦蝶斜睨着她:“我妈对我那么好,我当然要叫她妈了!”

石磊在后面听了忍不住嘴角飞扬。

在路上碰到回家吃早饭的老爷子他们。

老爷子叮嘱石磊在路上好好照顾白梦蝶。

白爱国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来给石磊:“你妈昨晚还跟我说来着,今天是六一儿童节,这两块钱给你兄妹两个买点零食吃。”

白梦蝶还没怎样呢,石磊已经脸爆红了:“爸!我都二十岁了,我还过啥儿童节?妹妹一个人过好了。”

“二十岁了咋就不能过了?你和小蝶在我眼里永远是孩子。”白爱国把那两块钱塞给了石磊。

田春芳温柔的叮嘱他兄妹两个在外小心,凡事忍一口气,别和人吵架,便让三个孩子走了。

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

圆圆一路上感叹的不得了,说白梦蝶的爸爸妈妈真好。

他兄妹两个都这么大了,她父母还给他们过六一儿童节的钱!

她父母就没有想到给一块钱她过六一儿童节。

白梦蝶笑笑没说话,别人家的家事她是不会多嘴的。

三个人来到镇上等了一小会儿,才有一辆长途汽车进了站。

好在这个点坐长途汽车去城里的人并不多,所以司机和售票员并没有额外收他们的货钱。

为了不影响后面上车的人,白梦蝶三个坐到了长途汽车最后面一排座位上。

圆圆从口袋里掏出六个煮熟的鸡蛋,每个人两个。

白梦蝶兄妹两个都推辞不要,说他们在家里是吃了早饭出的门。

圆圆一手一个鸡蛋,相互一碰,把鸡蛋敲碎了,硬是往他兄妹手上一人塞了一个。

“说得我好像早上没吃早饭出的门似的,我妈说,你们两个肯带着我去城里卖花,也没啥谢你们的,特意煮了这六个鸡蛋,让我们一人两个,意思一下。”

白梦蝶听她这么说,就没和她客气了:“我们现在真吃不下。

你把那四个没敲壳的留着给我们当午饭吧,万一中午我们赶不回来就吃鸡蛋和我们带的馅饼充饥。”

“啊!”圆圆沮丧道,“早知道你们要把鸡蛋留着当午饭,我就不把这两个敲破了,现在好了,我中午没午饭吃了。”

石磊道:“你把这两个敲碎的给我,鸡蛋煮熟了,哪怕敲碎了放上半天也不会坏的。”

圆圆便把破鸡蛋和个好鸡蛋全都给了他。

石磊弯下腰,把那几个鸡蛋和馅饼放在一起。

三个人在路上商量起来待会到了城里去哪儿卖栀子花和菜。

石磊的意思是三个人不要分开。

白梦蝶为难了,要是三个人不分开的话那就只能全都去菜市场卖。

石磊的一担菜送到菜市场去卖肯定很快就卖完了,但是她和圆圆那么多栀子花不一定卖得了……

白梦蝶考虑了好一会儿,道:“那咱们先一起去菜市场,等哥卖完了菜,如果我和圆圆的栀子花还没卖完的话,我们再去江城商场门口卖。”

石磊和圆圆都同意了。

圆圆长这么大,最远只来过县城,还没有去过省城,这还是第一次去江城,一路上兴奋得不得了,新奇的看着窗外,叽叽喳喳的和白梦蝶交谈。

白梦蝶昨天晚上没睡好,不想和她聊天,敷衍了几句,头一歪睡着了。

圆圆想要找石磊说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圆圆只好闭嘴。

两个小时之后,三个人站在了繁华的解放大道上。

白梦蝶因为后世在现实社会里就是生活在江城,所以对江城的路线很熟,带着他们往江城商场最近最大的集贸市场走去。

城里跟乡下就是不同,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商铺门脸上都扎满了气球,大街上人山人海,一派过节的热闹景象。

而乡下恐怕一大半的人根本就不记得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就更别提过节了。

圆圆一边惊叹大都市的繁华,一边留意着四周,到现在她都没有看见有卖栀子花的。

她担心地拉着白梦蝶白白胖胖的胳膊,道:“根本就没有人卖栀子花,是不是没人要啊!”

她现在后悔死了,不该跟风收购栀子花的,要是卖不掉,得亏损几十块,那可是她所有的私房钱!

白梦蝶拍掉她的爪子:“你没看见我又是背着背篓,又是提着篮子,你就别拉着我了,害我路都不好走!”

然后道:“做生意本来就有风险,真没人要那也没办法。”

圆圆听了她的话更加后悔了,怏怏不乐地跟着她走。

白梦蝶在心里盘算,今天是星期六,又是六一儿童节,不知道城管和市场管理员上不上班。

要是他们今天放假,他们就能无所顾忌地卖栀子花和青菜了。

不过就算城管和市场管理员不放假也没关系,先把摊位摆下来再说,城管他们来赶,走就是了。

现在的集贸市场已经很正规了,一个大棚子里面分了好多小摊位,许多卖菜的小老板租了摊位在市场内经营。

但是市场外也有些不合法的小摊贩在卖瓜果蔬菜禽类蛋类等农产品。

到了集贸市场,圆圆总算看见有一两个卖栀子花的老太太了,一看就是自家栀子花树上的栀子花,因为每个人的篮子里没几把栀子花。

在圆圆张望的几分钟里,那两个老太太的栀子花就全卖完了。

圆圆总算放下心来,看来栀子花在城里真的很好卖。

白梦蝶来自后世,知道栀子花经济是在2005年之后形成的,那个时候江城近郊有许多人大片种植栀子花卖。

这个年代栀子花经济远没有形成气候,只是一些老太太小打小闹,把自家的栀子花拿到街上卖。

白梦蝶心想,她可以抓住这个先机,每个星期收购栀子花来城里卖,赚几个小钱。

那两个老太太卖完栀子花,临走的时候看见了白梦蝶和圆圆背篓里的栀子花,跑来打听她们怎么有这么多栀子花,哪儿弄来的。

白梦蝶急于摆摊,不愿多说,敷衍的告诉她们这些栀子花是她们家种的。

可那两个老太太根本不信,还要打听,白梦蝶不理她们了,她们这才气呼呼的离开了。

白梦蝶带着圆圆和石磊在菜市场外面不合法小摊贩自发形成的摊位末端摆下摊子,立刻就有人来问她们栀子花怎么卖。

白梦蝶赶紧拉了圆圆一把,示意她别说话。

她昨天打算来城里卖栀子花时,忘了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所以没有考虑到节日经济这个因素。

现在当然得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不可能三毛钱一把卖了。

她开口道:“五毛钱一把,一把有五朵。”

好几个想买栀子花的妇女嘀咕道:“这么贵,平常都卖三毛的,今天卖五毛。”

白梦蝶捶了捶因为背背篓而有些痛的肩膀,笑着道:“不贵的,我们这花是今天早上刚摘的,您看有多新鲜,在家里至少可以泡个三五天。

现在汽水都卖五毛钱一瓶了,五毛钱买一把花也只相当于喝了一瓶汽水。”

那几个大妈阿姨全都扭过头问圆圆:“你这栀子花怎么卖?”

圆圆又不是傻子,刚才白梦蝶拉了她一把,现在临时把价加到了五毛,她肯定不会再按原定的价格卖了。

圆圆甜甜的笑着道:“我和她一样,也是五毛钱一把。”

那几个中年妇女不约而同的翻白眼:“你们居然还搞起垄断来了,价都一样!”

白梦蝶笑着解释道:“各位大妈阿姨,我们也不想卖贵,可我们今天拿价涨了。

平常去收购人家的栀子花,人家都是三分钱一朵卖给我们,一把栀子花卖三毛钱,我们还可以赚一毛多分钱。

可今天早上我们去收购时,人家无论如何非要一朵栀子花卖六分钱,你们再让我们三毛钱一把卖,我们卖不起,我们还得刨出路费,午饭钱,辛苦一天连十块钱都赚不到。”

那些中年妇女见还不下价,只得买下。

你一把,我两把,买的人越来越多,把白梦蝶和圆圆的栀子花摊位围得水泄不通。

本来江城人就很喜欢栀子花,再加上栀子花即便卖五毛钱一把也还是很便宜。

就像白梦蝶所说的,也就一把白菜或者一瓶汽水的钱,谁拿不出来?

而且顾客都有一种从众心理,看见别人都买,自己就会手痒,所以白梦蝶和圆圆的栀子花生意才会那么好。

大家正卖的不亦乐乎,忽然有人喊:“城管来了!”

白梦蝶对圆圆和石磊道:“快收拾东西跟我走!”

两个女孩子把背篓背在肩上,石磊挑起担子跟在她们身后。

白梦蝶带着他们小跑了一段距离,闪身躲进了一个大型小区。

在一九九八年的江城,高档楼盘不多,大多是单位福利房或者普通住宅,连物业管理都没有,所以收破烂的、骑着自行车卖小吃的……各种闲杂人等随便出入。

白梦蝶三个躲进小区,也没人管,也没人问,三个人互相看着哈哈大笑,刚才那一幕真刺激!

石磊告诉白梦蝶,刚才他们逃跑时,他特意回了一下头,看见有个刚才卖栀子花的老太太和城管走在一起,他怀疑是那个老太太叫的城管。

圆圆鄙夷道:“怎么城里人这么坏!就是没搭理她们而已,居然叫城管来赶我们!”

白梦蝶没说话,谁叫他们违规摆摊,人家当然能利用城管报复他们一下咯!

再说那个老太太又不是他们的亲人,凭什么对他们好!

几个孩子在小区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各自清点刚才卖了多少货。

就刚才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白梦蝶和圆圆全都卖了不少的栀子花。

圆圆数了数刚才卖栀子花的钱,一共卖了二十三块多。

她兴奋得满脸通红,问白梦蝶:“你卖了多少钱?”

白梦蝶把清点好的钱放进裙子口袋里:“我卖了五十多块。”

“你卖了这么多钱啊!”圆圆有点受打击,“我才只卖了二十多块钱,我还以为我卖了好多,快高兴死了,没想到你卖的比我更多。”

白梦蝶按了按放钱的口袋:“我虽然卖的比你多,但是赚的比你少。

我的栀子花几乎全是收购别人家的,你的栀子花有一百多朵是自己家的,等卖完了肯定利润比我多,应该是我羡慕你才对。”

圆圆咧嘴笑了:“也是哦。”

石磊把从家里带来的那一大玻璃瓶凉开水拧开盖子递给白梦蝶。

白梦蝶喝了两口又还给他,问:“哥,你的菜卖了多少?”

石磊接过玻璃瓶也喝了两口水,不好意思道:“我的菜还没你们的花卖的好,才只卖了十几块钱。”

白梦蝶看了一眼他的担子,黄瓜、豆角、竹叶菜和茄子卖了不少,苦瓜、韭菜、丝瓜、苋菜、扁豆、刀豆还有不少。

那个大冬瓜无人问津,仍旧是一整个,一块都没卖出去。

白梦蝶道:“集贸市场卖菜的多的是,而卖栀子花的就我们两个,你的菜卖不过我们很正常。”

圆圆大大咧咧的把手向石磊伸过来:“把水给我喝两口,我口好渴。”

白梦蝶看了她一眼。

她和石磊是兄妹,两个人共一瓶水喝没关系。

圆圆这个外人也要和他们共水喝,她心里有点别扭。

倒不是嫌弃圆圆,而是她了解石磊的健康状况,但并不了解圆圆的健康状况,谁知道她有没有什么肝炎之类的传染疾病呢?

石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瓶水递给了圆圆。

就在圆圆伸手要接的时候,白梦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小商店,道:“别喝水了,我请你们喝汽水。”

白梦蝶去小商店买了三瓶汽水,那个年代喝完汽水是要把瓶子还给小商店的。

白梦蝶用手指了指石磊那个方向,跟老板娘道:“我们就在那里喝,喝完了我就把瓶子送过来。”

老板娘看了一眼石磊和圆圆,答应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