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app

34月 - by admin - 0 - In 未分类

重玄胜、姜望、十四配合默契,顿成绝杀之势。

而面对此局,纪承眸中毫无波澜。

道如今多少英杰,令人感叹。

然而老将曾经,亦是少年!

这样的意气风发,这样的勇不可当,自也是有过。

当下这三位年轻人,都是腾龙境中的强者。尤其重玄家的这个胖子,一身战力,绝不输于寻常内府境。

而他纪承垂垂老矣,无数旧伤在身,又耗费巨大心力在战场上,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指挥阳军拖住秋杀军这等天下强兵,心神俱伤。

此后又独身却敌,掀翻一整支秋杀军军阵,连破这三位少年英杰的进击,已有力不从心之感。

但他毕竟是纪承。

毕竟是外楼境兵道强者!

所谓外楼境,中三品之顶点。

外楼之“外”,并不仅于内府相对,在“体外”,更在“天外”!

软萌可爱超级Q甜美少女私房照

修行世界有言说“四圣灵中起高楼”。

指的便是外楼境强者,在无尽星空之中,通过玄妙联系,将力量投射至四灵星域,凝聚星光楼。

此四楼者,曰东方青龙楼,西方白虎楼,南方朱雀楼,北方玄武楼。

就像内府境又被称为五府境一样,外楼境也有四楼境的别称。

此四座星光圣楼,妙用无穷,三言两语难以述尽。

单说对于外楼境投射的四灵星域,各流派便有不同理解,归向各自的“道”。

以道门为例,虽有三脉,但三脉同源。

皆取青龙之威严,朱雀之炙诚、玄武之宽仁、白虎之肃杀。

取“威、诚、仁、杀”四字。

另如儒家取“信、德、仁、杀”;法家取“威、烈、正、刑”;释家取“威、德、容、灭”;墨家取“威、洁、容、武”……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当然这并非一定之规,具体到个人也或有不同。

只是一般来说,求道哪家,便得信奉哪家的道德准则。(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而纪承所修之兵家源流,在此境所取,乃是“势、烈、御、杀”。

字字征伐!

纪承这等人物,巅峰时期自然非是等闲一楼二楼,乃是正儿八经的四楼境强者。在四灵星域立起了四圣楼的存在。

可惜未入神临,难求不朽。

终熬不过旧伤反复,岁月摧残。更兼为国事忧怀、家事伤心。心似烛焰,身如飘萍。

如今四座星光圣楼,已只余一楼得用,犹有光明。

这一楼,即是白虎圣楼。

主兵道之“杀”!

此一时,姜望纵剑在上,十四双持大剑在中,重玄胜重术开在下。

白发苍苍的老将纪承,便被围在其间。

而在此青天白日,西方忽然有星光一闪!

纪承满头白发飘起,本已有些力衰的手,再一次握紧丘山弓!

砰!

重术无法再限制其人,重玄胜反受其害。整个人直接被崩散的斥力压在了地面上,止不住的吐血。

有两名离得近的秋杀军士卒冲将过来,合力拖着他往外逃。其他的秋杀军士卒则迅速补位,一个个的跃杀纪承。

接引白虎圣楼星光入体,纪承握弓即震散重玄胜的重术,空弦一拉,一道霜白星光长箭便已电射而出。

铛!

直接撞到十四横斩而来的双手大剑之上,而这柄一看就极沉极重、材质非凡的黑色大剑,竟然就此断裂,一分为二!

这并非结束,那霜白星光所凝之箭余势未衰,还一举撞到十四的黑甲之上,将这来历非凡的黑甲也击破!

贯入十四体内,直有半支。

强如十四,被这一支箭带得远远飞出,重重倒地,一时生死未知。

白虎圣楼星光入体之后,纪承气势又复不同。握弓便伤重玄胜,空弦拨箭,一箭即让十四生死未知。

而后直接将弓横斩,以弓为刀,一圈弧型刀光以身为圆心斩开,直接杀得跃至的秋杀军士卒纷如雨落,遍地残肢。

纪承就势拔起,倒竖丘山弓,反与姜望相割!

这一切说起来繁复,但几乎都在同时间内发生。

姜望一剑人海茫茫还未落定,便见重玄胜倒地,十四被射飞,秋杀军士死伤惨重,而纪承反弓割来!

面对挟外楼之威而来的纪承。

生死只在一瞬。

这一刻姜望心神无比凝聚,甚至根本来不及思考,完是千万次重复修行后的本能应对。

焰花,焰花之海。

缚虎,五气缚虎。

剑由人海茫茫转山川河流,由攻转守。山河大地,最能承受。

焰花之海刚铺出,便被弓弦割开。

焰花更是未及接触便已凋零。

缚虎,五气缚虎接连崩散。

丘山弓弓弦这一刻眼见避无可避,那冰冷的寒芒仿佛已触及喉管。

忽然自姜望的通天宫中,冲出一道黑色蜡烛的虚影,猝不及防之下,直直撞进了老将纪承体内。

是姜魇!

在此生死关头,为了保住他和姜望共同的性命,直接驾驭黑色冥烛虚影,与纪承进行了一次最**最直接的神魂交撞!

纪承扑来的身形就此一顿。

老将神魂之火早已如风中残烛,这些年都是为国强撑,姜魇准确把握了其人最大的漏洞。显出他超出姜望、重玄胜等人不止一筹的眼界。

才能以现阶段并不强过姜望太多的神魂力量,生生阻住纪承的杀伐。

有此一拦,姜望已腾出手来,一记爆鸣焰雀覆盖纪承。

而后身纵焰流星,赶至重玄胜身边。

“如何?”他急问。

重玄胜还被士卒拖着逃跑,但吐血吐得稍顺了气,便猛地翻身起来,大声嘶吼:“阳军将溃!”

“与我结阵!”

姜望第一个响应军阵,将台附近的秋杀军士卒,能战者部入阵。

大略一扫,不过千人而已。

兵煞相凝。

重玄胜已管不了那许多,直接合起军阵之力,卷起秋叶狂风,呼啸着撞向纪承。

彼时纪承已自神魂交撞的愣神中醒转,白骨圣楼星光入体的身躯,生受了一记爆鸣焰雀,而重玄胜已经重新组织起军阵,再一次兵煞化形,将他吞没!

外人只见这一处狂风席卷,秋叶飘飞。

那是兵煞之力的外显。

而在此军阵中,响起三声惊弦,磅礴的兵煞之力剧烈翻涌三次,方才平息。

俄而。

一道璀璨剑光飙射而出,却是姜望连人带剑,飞至代表纪承的那一面天青色战旗前。

长剑横斩——

这面天青色的战旗,从战争之始,就牢牢扎在将台上。

在过往难以计数的岁月,都昂然飘荡在阳国天空。

整个战场,无论敌我,都不能够忽视它。

这是天青色的战魂。

这是天雄纪氏最后的一抹余晖。

旗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