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老鼠app直播

34月 - by admin - 0 - In 未分类

【 .】,精彩免费!

他看了一会儿九龙,脸色渐渐沉肃。

九龙盘旋却不再吐龙息炼化小剑,因为那柄让他惊悸不安的小剑已经不见。

他有一个不好的猜想。

这小剑很可能是被独孤乾拿走的,果真如此的话,这柄小剑便是独孤乾的杀手锏。

他不仅仅有天子剑,还有这柄小剑,而这柄小剑的威力并不逊色于天子剑。

独孤乾身怀两大杀手锏。

那会不会还有第三道杀手锏呢?

未必没有。

“怎么了?”独孤漱溟看他久久不动,神色沉肃,开口问道。

“走吧。”李澄空摇摇头。

他彻底收敛气息,独孤漱溟也如此,两人如不会武功之人飘进了孝陵。

吊带短裙美眉盛开在雪地里

李澄空催动万磁诀,内力不动,依靠磁力无声无息滑行,钻过一片树林出现在汪若愚的小院外,轻轻敲门。

“谁呀?”罗清澜清冷声音响起。

“是我。”独孤漱溟道。

一袭青衫的罗清澜拉开院门,笑道:“殿下可是稀客,快进来吧。”

李澄空微笑抱拳。

罗清澜美丽更胜往昔,仿佛浇了水的鲜花,莹白脸庞白里透着红晕,新娘子一般娇艳夺目。

罗清澜笑道:“他这两天正念叨澄空呢。”

李澄空与独孤漱溟进了院子,关上院门,汪若愚慢慢悠悠的踱出正厅,笑呵呵看着李澄空。

李澄空脸色却沉下去,沉声道:“谁干的?”

“我自己。”汪若愚笑呵呵的摆左手:“坐下说话吧,……殿下一路辛苦啦。”

独孤漱溟摇摇头,盯着他空荡荡的右臂:“这右胳膊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汪若愚摆摆左手:“一只胳膊罢了。”

罗清澜玉脸绯红,忙道:“殿下们可是大忙人,怎忽然过来了?”

她开始煮茶。

李澄空觉得他们的反应很古怪,看看汪若愚,又看看罗清澜,想要弄明白。

独孤漱溟也是一样。

李澄空探手一抓,把汪若愚空荡荡的袖子扯起,看向袖筒,看到了他肩膀的情形。

他目光锐利,一眼看透里面情形,不是刀剑的伤口,反而好像天生残疾一般。

他皱眉,迅速在脑海里分析,搜寻各种可能的答案,扭头看看红晕如霞的罗清澜,失笑道:“不会是天残诀吧?”

“咳咳,厉害,竟然看得出来是天残诀。”汪若愚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

罗清澜脸红得更厉害。

“什么天残诀?”独孤漱溟好奇的问。

李澄空摇头笑道:“过后再跟殿下说吧,不是别人干的就好,现在这么一残废,菜地都不用去了吧?”

“呵呵……”汪若愚得意的道:“这一招厉害吧?不过菜地还是我的,能弄多少是多少,不再有任务,……说来说去,还是沾了的光,要不是,他们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澄空笑笑:“真要沾了我的光,那得小心一点了,我恐怕要被皇上追杀。”

“关于要做青莲圣教教主的事?”汪若愚问。

李澄空眉头挑了挑。

老汪的消息还真够灵通的,原本以为呆在孝陵,消息会滞后一些。

李澄空看向罗清澜,把自己遇到的困难说了一遍。

“赵灿臣……”罗清澜蹙眉:“我还真没收到这消息,是大麻烦。”

“他就没什么弱点?”

“他有缺点,可这些缺点没什么用,”罗清澜皱眉道:“他看着柔柔弱弱的,却是一根筋,而且私欲极少,也不会因私废公,便是杀了他的儿子女儿,也没办法阻止他行事。”

“不可安抚……”李澄空摇头叹道。

这是最坏的情况。

“也不能杀他。”罗清澜摇头:“他在十二峰都有极高的威望,如果杀了他,只会适得其反,他就是未来的四大法王之一,哦对了,据说杀了西法王君惜年?”

李澄空点点头。

“那下一任西法王就是赵灿臣了。”罗清澜叹道:“所以是个大麻烦。”

李澄空眉头皱得更紧。

“看来这个教主怕是当不成了,众人齐反对,怎么当?”汪若愚道。

李澄空道:“总会有办法的。”

“圣教的教主不是这么好当的。”汪若愚道:“劝息了这个念头。”

李澄空露出疑惑神色。

汪若愚道:“如果想大展拳脚,那就别去当圣教教主,非常的憋屈。”

“四大法王,十二峰主,各自为政。”罗清澜摇头道:“教主养尊处优即可。”

李澄空笑了笑。

自己当初刚进紫阳教还不是一样?

现在如何?

整个紫阳教皆在自己手掌,随时能通过天隐心诀操纵他们行动,知晓他们的动静。

自己如果能顺利的登上教主之位,凭自己的手段,不信治不了他们。

一步一步,耐下心总能让他们服服帖帖。

实在不行就灭掉。

青莲妙境可以做一个监狱,表现不好就投进去,表现好了就放出来。

有了这个,不信拿不住他们。

“这是多少年形成的规矩,也是为了圣教的安稳。”罗清澜摇摇头道:“不过历代教主还是很强势的,毕竟掌管妙境,四大法王十二峰主都要老老实实伏伏贴贴。”

李澄空满意的点点头。

“可这不意味着他们对教主就没有约束力。”罗清澜道:“这一次便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没有十二峰见证,没有四大法王见证,教主私相授受是得不到承认的。”

“得到青莲神印还不行?”

“没有十二峰主与四大法王的力量灌注,神印无效,无法控制妙境。”

“好生麻烦。”独孤漱溟蹙眉:“这么说来,还得求着他们了?”

“正常情况下,他们不敢乱来,唯恐秋后算帐,可澄空惹圣教太厉害,现在就来了反噬。”

“自己做的孽。”李澄空摇头道。

汪若愚笑道:“就是这么个理儿,这个教主还是算了吧,现在多好。”

李澄空摇摇头:“算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不打扰们的二人世界!”

他笑得意味深长。

汪若愚哈哈一笑,得意万分。

独孤漱溟越发好奇,尤其是看罗清澜红了脸,越发不解,迫不及待想问却忍住。

罗清澜从罗袖里取出一张素笺,递给李澄空:“这是赵灿臣的住址。”

“不在总坛?”

“十二峰的长老们在总坛,长老之外不在总坛。”

李澄空扫一眼,轻轻一抖,素笺化为粉末飘落地上。

他抱抱拳,告辞离开。

“到底怎么回事?”独孤漱溟一出了院子便忍不住问道。